德文教育集團旗下 - 廈門工學院
立德樹人   以文化人

廈工故事|噓!快樂的秘密就藏在保潔工作裏!

時間2019.3.14  05:30

地點:孫版南路 廈門工學院

  

天空似乎微微泛起亮光,歇了一晚的太陽在某個角落裏整理好妝容,蓄勢待發。

學校裏,剛值完夜班的門衛小哥,臉上挂著一絲疲憊。這時,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男人,滿臉喜悅地來到學校。

“今天又這麽早啊,連師傅。”

“啊,起了,就過來了。”

連寶成走到工作間,推出一個工具車來到音樂噴泉附近,他從車上抽出掃把,彎下身子,開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连宝成是廈門工學院中唯一的一名男保洁工人,今年53歲,家住學校對面的白石村。如果你經常從一號門出入學校的話,一定對他不陌生…對了,還有他那招牌的笑容…

時間:09:40

地點:廈門工學院 音樂噴泉

——“學校能讓我來工作,我已經非常感謝了”

當我邀請寶成師傅聊聊他的情況的時候,寶成師傅委婉地拒絕了。

“手頭還有點活沒做完…”他似乎欲言又止,

“那我等您。”

“哎,我不會說話,沒什麽文化,說不好的…”他的拒絕並不強硬,而且臉上始終帶著和善的笑容。

差不多9點40的時候,寶成師傅“暫時”完成了手裏的工作。于是,我和寶成師傅一起找了個石台坐下,當我們離開時,我看到另外一名女保潔員推著車來到連寶成的工作區。

寶成師傅簡單地做了個自我介紹,他始終很拘謹,兩只手握在一起,手指不安地來回搓動。

聽寶成師傅說,他家一共三口人,不過父母也和他們一家一起住,兩位老人身體都不太好,也是因爲這樣,他才回到家門口來工作。

“我之前是在坂頭水庫那裏做綠化,掃大街的,每天都得騎20多公裏過去。後來我老爸身體不好,我就到這來工作了。”

關于連寶成和學校之間工作的機緣,他的言語之中充滿謝意。

“挺感謝我們村的,我老爸截肢後,對我們家很照顧的。後來村長又介紹我到學校來工作。學校能讓我進來工作,我非常感動。”

連寶成低下頭,臉上的笑容有些凝滯。“畢竟這是學校嘛,你看我這個長相,不太好,學校不嫌棄我,我已經很感恩了。”

他探著身子朝我身後張望,叫住了那個正在打掃衛生的大嬸,像是在吩咐她什麽似的。

連寶成坐下,帶著一種抱歉的神色“那是我老婆,我讓她把那邊的垃圾清理了。”

——多做一些,也不會累多少,我很知足啦

連寶成的保潔工作,通常比別人更重一些。這不僅是因爲他承擔的區域比較大,人工草皮清潔不方便,還有其他的一些原因。

“我老婆身體不太好,所以我得經常幫她負責一些工作。學校讓我們兩口都過來工作,已經夠幫助我們了,所以工作一定得做好。”

連寶成的妻子比他年長一些。他倆是經別人介紹在一起的。

“當時我老婆就想跟我在一起,她就過來找我,我們就在一塊了。”他說這句話時輕描淡寫,似乎那已經是上個世紀的愛情故事。

連寶成的妻子從小身體不太好,好在沒有對生活産生很大的影響。

“她比我大,不過生活中一般都是我照顧她。她人很好,很善良。”連寶成的眼神,時不時地、情不自禁地跨過我的肩頭,朝後面看過去。

他們還有一個兒子,當談到兒子的時候,連師傅言語中有些許愧疚和無奈。

“兒子在杏林那邊送快遞,30了,很懂事,也很獨立。”

“兒媳婦呢?”

他尴尬地笑了笑,“兒子還沒結婚。”

他努力地解釋道,“不是談不到對象,他談了挺多個了,不過我們家的條件不是特別好,我老爸,我老婆身體又不好…有時候覺得挺耽誤孩子的。”他的眼睛盯著已經平靜了的雙手,這些話更像是說給自己聽。

他擡起來頭,繼續看著我,依舊面帶笑意,“還好啦,現在這個女朋友挺不錯的,沒准明年就能結婚。”

——保潔工作,必須得誠實

連寶成有很多特點:皮膚黝黑,快樂大叔,閩南聽衆等。

這其中,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“閩南聽衆”。

當問到連師傅,爲什麽總是一邊聽歌一邊工作時。

他急忙解釋:“不不不,現在已經幾乎不聽了。”

我跟他解釋,其實沒有規定不許他聽歌。

“哎呀,確實也不太好,放的聲音大,會吵到別人,再說,這是學校,不能太吵。”

“那您最喜歡聽什麽歌呢?”

七八十年代的閩南語歌。

“最喜歡哪一首?”

連師傅絲毫沒有猶豫,“愛拼才會贏吧”

我們倆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。

“你是北方人,不太了解,我們閩南人幾乎都很喜歡這首歌,它真的可以激勵我們。”

他說聽歌會讓他感到快樂,一邊聽歌一邊工作,效率很高。

“我聽歌、工作,感到很快樂,很開心,也不會覺得這是在工作,就像在鍛煉身體一樣。”連師傅把保潔工作當作是鍛煉身體,這也就不難解釋,爲什麽他一年四季幾乎每天都穿著短袖在工作了。

“那您感覺,做好保潔工作,什麽最重要?”

“實實在在地幹。”連師傅回答的非常爽快。

 “做保潔,得誠實,這工作你糊弄不了。做的好壞大家一眼就看出來了,所以做保潔一定實實在在地幹。比如說葉子落了你就得去掃,一遍又一遍掃,你不掃,它就在那裏,大家都看的見的。保潔工作必須得誠實。”

——歡喜就好

關于學校:

“我覺得我能在學校工作很幸運,我們學校雖然是民辦學校,可這環境比很多公辦學校都要好!不騙你,我去過很多公辦大學的,真比他們好。“

關于未来

“我對未來沒什麽想法。我覺得開開心心地過好今天就行,不會去想明天的事情。”

他指著孔子廣場的方向:“我聽過孔子說的一個故事,不收隔夜帖。我不會去想明天,我就想踏踏實實地做好我現在的工作,開開心心地過完今天,就行了。” 

THE END

10:10/采訪結束

  

連師傅一路小跑到他老婆身邊幫她擡垃圾桶。

“我讓她回去她那邊工作啦,我這邊還有很多沒清理,我趕緊收拾去了。”

連寶成交待好妻子之後,又回到了工具車旁,繼續他所熱愛的保潔工作!

 

 

田亞東/文案

田亞東/編輯

田亞東/圖片

顧留章/編審